2021. 9. 18.(토)


彷 徨

[전주대 신문 제909호 15면, 발행일: 2021년 4월 14일(수)]   春冬交际,在家收拾着换季的衣物,一张老照片掉落在地板上,那是我和你的合照,无意间留下的纪念。你我接近四年未曾相见了,我似有些记不起你的样子了,一瞬间的陌生感让我有些愧疚,但我也在努力回忆着过去,一七年我记忆里的青岛。 临近大二结束,我出了校门,去了学校附近的夜市,碰巧在餐馆偶遇一学长,他见到我就招呼我过去,我见他桌上有一盒红南京,以前他是不抽烟的,思索一番,不解的问他学哥你不是不抽烟么? 学长说:为了附和着他们宿舍的几个烟民学着抽一抽,毕竟有些事再不做,下次也许就没有下次了,我看向他,我确定现在的他没有喝醉,可能眼睛是被烟熏的有些红润,他有些刻意躲避我的眼光,像是要隐藏着些什么秘密,也可能是自己的尊严。 我问他明天考试完就毕业了,有什么感想么? 他说有什么感想! 没有,他随手取出一根烟,极其不熟练的用打火机点着,一口口麻木的抽着。 我俩点了几个菜,一些烧烤,要了两杯扎啤。 他喝的很急,不一会酒就喝完了,而我只能做个倾听者听他的倾述。 我问他怎么不和宿舍的几个人一起喝,他说他见不得离别,他会忍不住哭,他想给他们留个好背影。 这时我似乎透过他深邃的黑色眼睛里看到了泪水,一袭蓬乱的头发,一根忽明忽暗的烟头,一张青春疲劳的脸。 我似乎联想到了自己毕业时的情景。…

By editor , in Globe , at 2021년 4월 14일

[전주대 신문 제909호 15면, 발행일: 2021년 4월 14일(수)]

 

春冬交际,在家收拾着换季的衣物,一张老照片掉落在地板上,那是我和你的合照,无意间留下的纪念。你我接近四年未曾相见了,我似有些记不起你的样子了,一瞬间的陌生感让我有些愧疚,但我也在努力回忆着过去,一七年我记忆里的青岛。

临近大二结束,我出了校门,去了学校附近的夜市,碰巧在餐馆偶遇一学长,他见到我就招呼我过去,我见他桌上有一盒红南京,以前他是不抽烟的,思索一番,不解的问他学哥你不是不抽烟么?

学长说:为了附和着他们宿舍的几个烟民学着抽一抽,毕竟有些事再不做,下次也许就没有下次了,我看向他,我确定现在的他没有喝醉,可能眼睛是被烟熏的有些红润,他有些刻意躲避我的眼光,像是要隐藏着些什么秘密,也可能是自己的尊严。

我问他明天考试完就毕业了,有什么感想么?

他说有什么感想!

没有,他随手取出一根烟,极其不熟练的用打火机点着,一口口麻木的抽着。

我俩点了几个菜,一些烧烤,要了两杯扎啤。

他喝的很急,不一会酒就喝完了,而我只能做个倾听者听他的倾述。

我问他怎么不和宿舍的几个人一起喝,他说他见不得离别,他会忍不住哭,他想给他们留个好背影。

这时我似乎透过他深邃的黑色眼睛里看到了泪水,一袭蓬乱的头发,一根忽明忽暗的烟头,一张青春疲劳的脸。

我似乎联想到了自己毕业时的情景。

他还在不停地倒着酒,没酒了,他又吆喝着老板娘要了两杯,我问他是打算留在青岛还是回家乡,他说回家,我不解的问他凭学哥这身学识和才华留在青岛应该有个不错的发展,为什么要回家呢,他笑而不语,颤颤巍巍的手又倒上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又点上一根烟,如果我不了解他一定会以为他是一个酒场的老手,深邃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直达灵魂深处,我似乎明白了他不开口的苦衷,他有个女朋友,毕业也就意味着分手。

他告诉我说:她会回安徽老家,家里给她安排了一个银行职员的工作,他似乎也能预想到她的未来,家里面会给她安排一个朴实富裕的人结婚生子然后生活一辈子,也许只是约过几次会,见过几次面,说过几次违心的话,就匆匆忙忙领了一张具有法律效力的证,即使这不是她所憧憬的爱情,但却无济于事。

生活限制了一切,包括他最爱的姑娘,现在的他什么都没有,只有家里的几亩地,只有即将领到的毕业证,只有两个已经年过半百的农民父母,而他给不了她所需要的,明天他会义无反顾的提出分手,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渐渐地他喝多了,开始胡言乱语,终于忍受不了开始大声哭泣,呜咽的抽泣音是他最后的倔强,心里的不甘也只能化作一滴滴带有咸咸味道的泪水滴落在这片贫瘠且富饶的土地上。

餐馆本来就小,这个时候突然很安静,不仅仅是我,连老板都在深深的回忆着他的青春。

结完账,我拦了一辆出租车,送他回到他住的地方,把他放到床上,看到他已经收拾好的行李和书包,知道他明天考完肯定要回老家了,正要转身离开,他说了一声谢谢你,田振,我说学哥,明天一路顺风。

我关上门,点上了一根兰州,楼道里似乎只有我一个人,透过旁边的窗户看到外面下起了大雨,涓涓的拍打在窗上、树上、地下、他的心里。后面,我也在思考,思考着自己的未来。

二零二一年的今天,初春的雨,纷纷扬扬,仿佛一七年的雨,也下在了今夜,打湿了记忆中的伞。

她深藏在一滴雨里,用温热的呼吸,轻触每一寸笑意,每一抹泪滴。简单的念,早已被岁月的雪雨风霜,打磨成亘古绵长的厚重。

叠加的心事,沉寂如风,唯有在百转千回,被温柔的曾经唤醒,那个雨天,伞下滴落多少滚烫的雨点,打湿多少记忆犹新的画面(经营系四年级齐田振)。

* 인용가능 (단, 인용시 출처 표기 바람) *

이 기사를 공유하세요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
Twitter